新财富小车电瓶回收公司加速布局

图片 4

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迅速发展,目前首批进入市场的新能源汽车电池已进入“退役”期。有专家预计,2020年我国退役动力电池累计约为20万吨,2025年将达78万吨。
旧电池处理不好,将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,处理得当则是有价值的资源。电池回收再利用已迫在眉睫。那么目前的回收情况如何?回收完又该如何处理呢?

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迅速发展,目前首批进入市场的新能源汽车电池已进入“退役”期。有专家预计,2020年我国退役动力电池累计约为20万吨,2025年将达78万吨。旧电池处理不好,将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,处理得当则是有价值的资源。电池回收再利用已迫在眉睫。那么目前的回收情况如何?回收完又该如何处理呢?

电池大量退役 梯次利用发挥余热

图片 1

在上海的一家工厂内,记者看到仓库里的叉车正在搬运分拆好的汽车锂电池。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回收退役电池的仓库明显不够用了。

电池大量退役 梯次利用发挥余热

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宝龙厂厂长吕明海
:去年也就是这个一半。今年基本上都是这种就会要赶紧出货,这里的仓库还希望再扩一扩。

在上海的一家工厂内,记者看到仓库里的叉车正在搬运分拆好的汽车锂电池。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回收退役电池的仓库明显不够用了。

负责人介绍,公司去年回收的电池总能量接近400兆瓦时,主要来自早期在公共交通领域推广的新能源车,大约相当于6000辆电动出租车或600辆新能源大巴的电池量。吕明海告诉记者,一般电池在使用8年左右后,虽无法满足汽车动力需求,但仍保留着接近80%的剩余容量,绝大多数可以做成梯次电池,在其它领域继续使用。

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宝龙厂厂长吕明海
:去年也就是这个一半。今年基本上都是这种就会要赶紧出货,这里的仓库还希望再扩一扩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宝龙厂厂长 吕明海
:长一些的可以用它做一些小型储能去继续循环用。像还有一些户外照明,也不少。

负责人介绍,公司去年回收的电池总能量接近400兆瓦时,主要来自早期在公共交通领域推广的新能源车,大约相当于6000辆电动出租车或600辆新能源大巴的电池量。吕明海告诉记者,一般电池在使用8年左右后,虽无法满足汽车动力需求,但仍保留着接近80%的剩余容量,绝大多数可以做成梯次电池,在其它领域继续使用。

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昌平分公司总经理贺伟:最早像这些基站的设施都使用铅酸,随着铅酸电池的寿命都到期了,以后应该是所有的基站都用上这种电池。

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宝龙厂厂长吕明海
:长一些的可以用它做一些小型储能去继续循环用。像还有一些户外照明,也不少。

因为基站众多,中国铁塔公司可以大批量消化使用梯次电池,是全国电池梯次利用的主要试点单位。2018年,中国铁塔的梯次电池使用量超过了两GWh。

在北京的一处通信基站里,记者看到了被用作备用电源的梯次电池。

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运行维护部总经理刘国锋:相当于5万辆电动乘用车的退役量,占到当期退役动力电池市场总量的50%以上。下一步向行业外拓展各类社会化能源服务,梯次利用规模将实现成倍增长。

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昌平分公司总经理贺伟:最早像这些基站的设施都使用铅酸,随着铅酸电池的寿命都到期了,以后应该是所有的基站都用上这种电池。

回收难成本高 电池性能评价亟待标准化

因为基站众多,中国铁塔公司可以大批量消化使用梯次电池,是全国电池梯次利用的主要试点单位。2018年,中国铁塔的梯次电池使用量超过了两GWh。

虽然退役电池可以进行梯次利用,但目前主要还来自公交车和出租车。而对于占据新能源车保有量更大部分的私家车,企业想要回收这部分旧电池,难度却大得多。

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运行维护部总经理刘国锋:相当于5万辆电动乘用车的退役量,占到当期退役动力电池市场总量的50%以上。下一步向行业外拓展各类社会化能源服务,梯次利用规模将实现成倍增长。

李晓峰是北京一家电池回收企业的负责人。他告诉记者,因为早期市场上新能源车数量较少,目前他们实际回收到的私家车电池量并不大。

回收难成本高 电池性能评价亟待标准化

为了解决电池流向难查、回收价格标准不一的问题,2018年8月,工信部等七部委发布了《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》,确立了车企承担电池回收的主体责任。同时,还建立了相应的大数据溯源管理平台。

虽然退役电池可以进行梯次利用,但目前主要还来自公交车和出租车。而对于占据新能源车保有量更大部分的私家车,企业想要回收这部分旧电池,难度却大得多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逢春
:每一只上车的动力电池都有一个23位的唯一编码,就是相当于每一只电池有一个身份证。

图片 4

溯源管理的另一个作用,是便于对电池使用性能作后续评估。目前,回收的电池由于车型、厂家各异,规格类型五花八门,让后续的性能检测和拆解工作难度变大,从而很难形成回收价格标准,也提高了梯次利用的成本。

李晓峰是北京一家电池回收企业的负责人。他告诉记者,因为早期市场上新能源车数量较少,目前他们实际回收到的私家车电池量并不大。

北京匠芯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晓峰:按每度电成本来算的话,应该说是一瓦时3角到5角之间。(做完梯次拆解以后呢?)应该说7角左右。会有相应的成本增加。

北京匠芯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晓峰:去年一共是560块电池,只有15块。

李晓峰说,目前他们也在尝试利用电池整包储能来降低成本。而在专家看来,未来在电池设计时就应考虑更通用便捷的性能评价技术,降低后续拆解难度。

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宝龙厂厂长吕明海
:他觉得这个资产是他的,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钱的话,他就会卖给另外的公司。我们作为汽车企业,也不好强制我们的客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